当前位置: 坤都信息门户网>国际>2018上下分|他用雕塑写就中国式寓言 » 正文

2018上下分|他用雕塑写就中国式寓言

 
发布日期:2020-01-03 15:57:43 浏览次数: 4918
核心提示:刘政德《盲人摸象》刘政德《狐假虎威》刘政德《东郭先生》刘政德《大江截流》花城文艺风景线中国著名雕塑家刘政德先生的雕塑艺术展“寓言”,正在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展出。中国近现代美术研究所所长梁江表示,刘政德雕塑艺术上这种简洁线条、平面化团块和中国式意蕴,有传统文化非常深的渊源。

2018上下分|他用雕塑写就中国式寓言

2018上下分,刘政德《盲人摸象》

刘政德《狐假虎威》

刘政德《东郭先生》

刘政德《大江截流》

花城文艺风景线

中国著名雕塑家刘政德先生的雕塑艺术展“寓言”,正在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展出。

这是刘政德先生从艺七十余年的一个回顾展。刘政德先生是湖北人,与广州渊源颇深,曾任教于中南美术专科学校(广州美术学院前身),1973年至1978年间工作于广州美术学院雕塑系。他的回顾展一早就定下要在两座他所热爱的城市——武汉和广州举办。但5月份,刘政德先生突然离世,让这场回顾展的主人只能永远缺席了。

但雕塑家的幸运在于,他的作品永远地留了下来。展览中30余件精彩的寓言作品,言简意赅又意味深长,既是从传统这棵枝繁叶茂的大树上生长出来的,也是中国传统文化精髓与西方现代抽象概念真实结合的成功范例。在当代,传统文化应该如何实现它的创新性发展和创造性转换,进而讲好中国的故事,彰显中国的文化自信?相信这个展览会给出一个独特而又精彩的答案。

文、图/广州日报

全媒体记者 金叶

小小难童

于战乱中接受高水平的艺术教育

刘政德先生1931年出生于湖北天门,他的童年时代,是乱世中一个小小难童。和家人逃难到重庆,最深的记忆是,日本人“每天像上班一样”,开着上百架飞机来轰炸,炸完就“下班”飞走。苦难的童年记忆,让刘政德对民族文化有着很深厚的感情。“我的爱国主义是在炸弹中培养出来的。”

很难想象,在那样一个时代,一无所有的小难童刘政德,却接受了非常高水平的艺术教育。

1939年,著名教育家陶行知聚集了不少优秀人才,在重庆创办了一所公益性的学校——育才学校。学校设立了音乐、戏剧、绘画、文学、社会、自然6个组,并聘请很多著名专家学者到育才任教,如著名诗人艾青、音乐家贺绿汀、历史学家翦伯赞、戏剧家章泯、美术家陈烟桥、舞蹈家戴爱莲等。育才学校从当时聚集在重庆的难童当中,择优录取了具有特殊才能的六至十五岁的孩子150多人入学。而刘政德正在其中。

在育才学校的美术组,刘政德认识了著名的雕塑家傅天仇。“当时我已经画过石膏,画过水彩,但是没有接触过雕塑。看到傅天仇先生用泥巴做雕塑,我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觉得它应该比画画更有意思。”又碰巧傅天仇先生当时在准备一场雕塑展,刘政德就跟在他旁边,看他翻石膏、做泥塑,为他做助手,帮他收展览门票。“我对这些太有兴趣了,从这以后我就爱上了雕塑”。

“‘老祖宗’告诉我

应该用少来表现多”

刘政德说,他相信雕塑的发展方向是走向抽象,但他并不喜欢西方的抽象雕塑,而是从中国的传统美学和画论中汲取了关于“抽象”的养料。

如果说刘政德早期的《东郭先生》中可以明显看到写实性的细节,我们在其中的细节上还可以看到创作者在真实与整体的气势中的小小纠结,但是越到后期,刘政德的雕塑越发走向言简意赅。比如《三个和尚》,远远望去,似乎是一座起伏的山脉,走近定睛细看,“山脉”的正中间是一个正在虔诚念经的老和尚,左右各有一个和尚趴在空水桶上睡觉。只用了寥寥几条精确的切割线,有造型,有细节,有故事,令人拍案叫绝。

刘政德坦言,当自己的雕塑越来越简练,就剩下几块了的时候,他自己心里也是曾经打过嘀咕的:这究竟行不行啊?“但后来,我就把中国古代的画论一背:宁简勿繁,宁拙勿巧。我的心里就有底了,因为‘老祖宗’给我撑腰了。这个方向其实不是我自己的发明,是‘老祖宗’告诉我的,应该用少来表现多。”

中国近现代美术研究所所长梁江表示,刘政德雕塑艺术上这种简洁线条、平面化团块和中国式意蕴,有传统文化非常深的渊源。“我想,他多年的努力是把西式雕塑、中国传统雕塑整合一起,由此形成了属于他自己的独特语言。这种造型语言的基本特征是用了很多方块、直线、平面化、榫卯结构的方式,构成他一种很有辨识度的雕塑形式语言。依托‘寓言’的主题,他找到了一个独特的切入点。”

不过,我们从事雕塑艺术的人,出于职业习惯,眼光很容易过多关注雕塑的形式语言。我认为更重要的是刘政德在雕塑观念,在思想意义上的突破。刚才我说到中国传统雕塑包括西方的雕塑,一个最重要的功能是宏大叙事,几千年的雕塑都以纪念性雕塑为主线,最具代表性的雕塑大都纪功纪事,国外的广场雕塑、经典名作也大都属于纪念性宏大叙事的。但是在刘政德这里,他专注于寓言化、生活化、平面化,甚至小品化方向,由此拉近了雕塑和平民、生活的距离。他的做法实际上是一种解构。由此,引发出人们对于雕塑观念、雕塑功能、雕塑形态的进一步思考。

第一件寓言雕塑《东郭先生》

找到艺术方向

在这次展览中的开场部分,可以看到一件刘政德的早期作品《魔笛》。这件作品取材于印度街头卖艺者的生活情景。艺人衣衫破烂,眼神凄迷,吹着笛子,眼前的眼镜蛇舞动身子竖立起来。吹笛老人的破衣、青筋瘦骨的手臂、黝黑而苦中强笑的面孔,使人联想罗丹《加莱义民》的雕塑语言风格。如果一直沿着这条道路走下去,这个世界上会多了一位罗丹的追随者,而不会有今天的寓言雕塑,也少了一位独一无二的刘政德。

1960年,刘政德进入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研究班。课余时间,他逛故宫,泡博物馆,淘潘家园,在春秋战国的青铜礼器、秦汉的画像砖石中如痴如醉地汲取营养。毕业那年,第一件寓言雕塑——带有浓烈的画像砖遗风的《东郭先生》被创作了出来。

但没有想到的是,作品一出来,便遭到了非议。同学们的毕业作品全部在报刊上刊登,唯独没有刘政德的。他很沮丧,这个时候,启蒙老师同时也是央美研修班老师傅天仇在这个时候给了他及时的鼓励。“傅先生对我说,刘政德,你知不知道,一个艺术家,一辈子就是追求一个自己的艺术风格,这个很难,有的人搞美术搞到七八十岁都没有找到。可是你现在的这个东郭先生已经有自己的风格了。你不能放弃,你得把它系列化,做成你自己的语言。”

“你说我的老师多伟大,因为他这一句话,我就做了七八十年的寓言雕塑。”

《大江截流》

是刘政德代表之作

《大江截流》是刘政德先生的代表作。

1981年1月,葛洲坝截流成功。次年,葛洲坝工程局决定兴建一座纪念雕塑,湖北美术学院受邀先后完成了十多个设计草案,最终刘政德的设计方案获得了肯定。

在大坝还没截流前,刘政德曾多次到宜昌考察。“当时在长江两岸,放的全是四面体,每个大约50吨,一辆大卡车只能装一个,那些卡车的车轱辘比人还高。长江两岸布满了这样的四面体,我感觉,它们像武士,好像准备随时投入战斗。那些四面体当时就给我带来了灵感。”刘政德想,何不就把这些四面体组合起来?

这件在当时看来十分前卫的作品饱受争议,并因为葛洲坝在当时的影响,讨论扩大到了全国,由于外界非议太多,迫于压力,这件雕塑并未建成。直到2011年,为纪念葛洲坝截流取得胜利三十周年,这件雕塑才终于建成。

2014年,雕塑艺术家刘政德在“中国姿态·第三届中国雕塑大展”中荣获“中国雕塑终身成就奖”。授予刘政德“中国雕塑终身成就奖”的颁奖词这样写道:《大江截流》这件作品是在改革开放的中国第一次运用现代主义手法表现中国人民改造大自然的气魄和力量。美国芝加哥学院院长、雕塑家托尼琼斯更将这件作品称作是“中国雕塑走向现代的一个里程碑”。而刘政德70余年的创作生涯也正是中国雕塑走向现代的一个缩影。

上明门户网站

 
 
 
推荐图文
点击排行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