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坤都信息门户网>游戏>百乐城游戏下载|我听过八里村的无边风月 » 正文

百乐城游戏下载|我听过八里村的无边风月

 
发布日期:2020-01-10 12:39:14 浏览次数: 2233
核心提示:那是我还住在八里村的时候。南郊高校多,大学生满街都是,有人说在南郊80%以上的年轻人可能都是本科以上学历,我坚信这个说法,因为八里村的租金就是他们抬高的。大学生情侣里没有几个只谈恋爱不同居的,至于不戴套,那是常有的事情,八里村附近的黑诊所、民营医院不论春夏秋冬生意都异常火爆,巷子里买计生用品的店一家挨着一家,可生意总是不温不火。

百乐城游戏下载|我听过八里村的无边风月

百乐城游戏下载,我亲眼目睹过,栖身的那个破砖垒成的城中村四楼,不用吹灰之力就成一堆废墟。那是我还住在八里村的时候。那时候,我刚从外省回来,成了房客,在几平方的出租屋写诗、吃泡面,耳边还经常性地传来叫床的声音。

朋友说:每个在八里村住的孩子,上辈子都是折翼的天使,夏天桑拿,冬天冰箱,晴天火焰山,雨天水帘洞。我觉得这句话很精辟。

房东是个典型的大男子主义者,几根稀疏的灰发贴到脑门上,黄黄的龅牙参差不齐,常年在临近大门的屋子门口打麻将,抽烟,时不时地看着巷子里过往的女孩,盯着人家的酥胸、穿着丝袜的细腿和抹了厚厚一层粉脂的脸蛋。直到牌友高喊着“出牌—出牌”,他才循序渐退地收回自己的心思。

常常在夜晚,楼上一阵阵此起彼伏、哼哼唧唧的声音,从每个屋里的门缝里,窗棂隙传出来时,就能听见房东媳妇的叫骂声、摔东西声、房东回骂声,大家都知道这一对冤家又打架了,而且是家常便饭。

我搬进四楼西南角那个小屋时,整个楼就剩下这一间宝地,别无选择。为了有个栖身之处,在淅淅沥沥的秋雨中,我扛着装满书籍的箱子,拎着臭鞋盒子,还有塑料简易衣柜,在楼上楼下来来回回跑了七八趟,终于才完成了搬迁任务。

房东来催下季度房费,说是房子紧,要提前交钱,每月三百五,电费每度一块,按表计量。一会儿房东媳妇又来了,说兄弟啊你看咱这房子也不错,去年刚加盖的,听说村子过几年要拆迁,我们不靠这吃饭就喝西北风了。房东媳妇是中年妇女发福的代表,水桶腰,胸部下垂,光溜溜的双脚上挂着一双大拖鞋。顿时,我又想起了那些夜晚里他们经常性的打架,我说嫂子我看你脾气还挺好的嘛,哥咋还整天和你吵吵闹闹的。她说好兄弟哩,我上辈子不知亏啥人了,遇见这么个赌鬼,一月好赖还收入万把块钱的房租,都被他输完了。房东媳妇说着说着就激动开了,眼泪婆娑的,我知道她把我当成了倾诉对象,或许她一直在长期的压抑中,算是得到了一些释放。

好几个月时间,我都是加班到10点后才回去,每次拖着疲惫的身体,来不及去二楼刷牙或撒泡尿,便躺在床上睡着了。更不可思议的是,有次早上醒来,只见一条裤管脱了去,另一条还好好地在身上,我的身体斜躺在床边上。我突然有些恐怖,一直想回忆起头一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是想了半天大脑还是一片空白,后来便点起了一支烟,抽完了还是没想起来。

我抽的烟叫帝豪,是h省的一个品牌,我在那里生活了近八年,时间长了,便有了情感,所以就一直坚持着。记得有句话说:帝豪在手,潇洒神州。那时候能抽起帝豪,还算是一件很奢侈的事,一包烟15块,但是工资只有八百块。所以常常是办公室来办事的人了,给每个男士发一根,下班时领导走了,便好好地吸上几口,顿时觉得神仙般舒服。

我的隔壁是对大学生情侣。南郊高校多,大学生满街都是,有人说在南郊80%以上的年轻人可能都是本科以上学历,我坚信这个说法,因为八里村的租金就是他们抬高的。大学生情侣里没有几个只谈恋爱不同居的,至于不戴套,那是常有的事情,八里村附近的黑诊所、民营医院不论春夏秋冬生意都异常火爆,巷子里买计生用品的店一家挨着一家,可生意总是不温不火。

隔壁这对情侣就叫他们小a小b吧,他们都是附近某大学的学生,一周回来二三次,周六周日还在屋里炒菜蒸米饭,俨然一对小夫妻。小a小b只要回来,便日日夜夜地黏在一起,屋子里小音箱的流行歌曲彻夜彻夜地响着,小b的叫床声青涩又矜持,床的咯吱声时大时小,让我恨起了房东,有钱打麻将也不说为房客考虑配个质量好一些的床,那小床就是一层薄板上包了层纱布,我一个大男人躺在上面翻身时还吱吱地响,何况那两人叠加在一起的重量和活动呢,真是可怜了他们。

小b长得很纯净,白皙的皮肤上能弹出水来,整齐的刘海下有双会说话的眼睛。她进进出出地路过大门口时,也是房东盯住不放的对象,幸好身边的男友高高大大,房东才不至于垂涎三尺。

某个周末的一天,小a小b正拉着手欢欢喜喜地上楼,房东在楼下哎—哎地喊着说,你们回来了啊,三楼那两个卖凉皮的有意见了,给我说好多次了,你们年轻人注意形象啊,你们别光知道那个的,我这房还租不租啦。情侣回头看了下,默默上楼去了,可是那个夜晚,我的耳边还是传来依依呀呀的声音。

有天房东在楼上喊叫着要房租,我才知道五楼的屋子里住着七八个民工。房东之所以一直催房租,是因为他总在刚进入这季度就想着下季度了。五楼的民工不愿意交的原因是他们是天工,不一定就常年地住下去。他们每天出门在那个叫吴家堡的小街上揽瓦工、泥工木工之类的活。

有次我在水池边洗衣服时,和一位身上沾满白灰的小兄弟聊了起来。他说:“活不好找,可是只要能找到,见一天太阳能挣个八九十块,遇上雨天就只能在屋里吃老本了。”说吃老本,就是在门口过道的蜂窝煤炉煮把挂面,撒盐放醋煮甜水面罢了,或者就是买个馒头来充饥。

他们七八个大男人挤在一间屋子里,床是打地铺,地上薄薄的褥子一字排开,头底下枕的都是砖头。有些地铺上,放着几本揉的有些皱巴的小刊物。那些小刊物,巷子门口每天都有妇女在发,见人一本,无非就是某些民营医院男科女科所谓“国际一流技术,轻轻松松三分钟”的无痛人流广告或者什么让男人找回自尊的广告。

在广告中,穿插了一些露骨的色情小故事。民工们在雨天时就躺在屋子里,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相互之间不时讲一些荤段子,屋子里才能响起哈哈大笑的声音。

我每天就那样生活着,时不时在周末被单身的朋友喊着去市区的酒吧里喝酒。

第一次去酒吧,是在市区的绿蒂,我是第一次来,充满了好奇。那晚也用随便回答了不少问题。朋友说喝啥酒,我说随便;朋友说要啥零食,我说随便;朋友唯一没问的是我喜欢啥样的女人,可能他已经猜到我还是会说随便。其实我不是个随便的人,因为我不知道酒吧都有些什么,价目单上的东西都贵得咂舌,一瓶酒甚至比得上我上学时两个月的生活费。

我们进了酒吧,总是会有三五成群的女孩涌过来,嗲声嗲气地要陪酒。女孩们打扮前卫,让我担心她们挂在肩上的衣服会不会掉下来。在酒吧温柔的音乐中,女孩们各自盯着自己的目标,话语间充满着暧昧。朋友们都有了陪酒人,我成了单配。朋友骂我太保守,所以还是找了一个过来。我们一直在聊天,偶尔喝几口酒。我才知道这里的女孩们都是大学的学生,艺术院校的居多。女孩说,她们一般没课的时候来,给客人推销酒,老板会给提成,大方的客人也会给小费五十一百的。还有一些放的开的女孩,可能会那个吧。说那个的时候,女孩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我看见对面的小包厢,一对男女热恋般恩爱,男人的手像鱼一般,在女孩胸前的大海里游来游去。也就是这次,让我学到新名字:高台平台。高台就是那个,平台就是陪酒。

女孩的头抬了起来,说许多女孩是虚荣心在作怪,学校的女孩子总是会比谁穿的啥品牌,谁用的啥化妆品,还有谁周末会被什么车接走,周末在宿舍过夜的人不多。我说那学校不管么,她说学校还给经常性来学校接人的车辆办出入证呢,年费360元。同宿舍女孩那开宝马的秃顶的男友就办了,有证的车在校园里会畅通无阻,每次都直接停在了宿舍楼下,有的还不断地鸣着刺耳的喇叭。

从酒吧回来,已经是午夜。巷子里的野猫跑来跑去,在路边的垃圾堆里寻找着食物,相互嚎叫着,发出凄凄惨惨的叫声,后来又一溜烟不见了踪影。从敲门到进屋,持续了好长时间,房东媳妇穿着松松的睡衣,半醒地打开了门,嘴里嘟囔着以后再这样就别回来了的话。二楼拐角卖凉皮的那对夫妇,正在进行着一场酣畅淋漓地“战争”。夫妻俩的精神与身体,在这城中村的深夜里,一浪高过一浪,到达完美的顶峰。房东媳妇说二楼的也不让人好好地睡了,我说我从来没有好好地睡过。那几个月加班的岁月,我像死猪般睡过去,就是有人把我抬出去,我还以为是做梦荡秋千呢。我确实没好好睡过,所以我惧怕这院子的夜晚,可能对于有伴侣的人来说,身体的需要和“交公粮”都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

有朋友住在城南一个叫北山门的地方,他说那里的租房户更是一家连着一家,楼间距没有三米之宽。邻居间的大窗户,轻轻翻越都可以过去。晚上更是此起彼伏,一家挨着一家,打工的、上学的、结婚的、同居的、漂亮的、难看的、外地的、本地的,反正到了晚上都在做着这门功课。朋友说地域不同,除了方言有别之外,叫床声也是各异。例如他楼上东北的女人,一般是粗诳有力;同层的河南老乡,则是清脆悦耳。我不是学究,从来没有就地域差别研究出这么多学问,所以听了后不敢苟同,仅仅是一笑了之。

我又想起了刚上班时单身宿舍的夜谈会,有人提出说假如当你晚上入睡时,隔壁传来叫床声会咋办。这是个老话题,但是这也确实是全国各地常常有的事。有人说去敲门让那男人ed,有人说用被子蒙住头装睡,更有人说你的声音比她大,让她自卑等等,总之没有一个可行的方案。几年后,我得出一个结论:这事和吃饭是一样的,都是属于人的正常生活,只是按照自然界的规律,此消彼长也是要讲个度。但,这个度,有时候还真不是当局者处于主观亢奋期内能够冷静把握的。

从八里村出来,我不知何去何从。深秋的夜晚变得很是凉爽,我不禁打了几个寒颤。给几个朋友打了电话,不是关机就是在通话中。深秋的雨天冷得异常,我把外套的扣子紧了紧,离开了这个漫长的夜……

作者:长安客

文字工作者

版式设计:霹雳

请关注贞观新浪微博:@贞观club

 
 
 
推荐图文
点击排行
友情链接